大公网

佛教频道 > 菩提路上 > 佛教公益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东林慈护访癌症村:为何被救助者的胃口越来越大

2014-09-02 10:11:59  来源:《慈护》杂志

\
东林寺慈护团队访问癌症村 (图片来源:东林寺)

  有个北京的从事公益的朋友,跟我愤愤地谈过这样一件事。

  在西北的一个偏远乡村,很多村民患有怪病,他就组织募集一些资金,为他们治病,扶贫,过年过节送温暖,如此几年。过了几年,他发现村民对他越来越不友好了。村民的胃口越来越大,他去送粮油的时候,家境富裕的村民竟然也向他索取。那些贫穷的村民呢,经过他的帮助治好了病,还要求他继续提供资金扶贫,经过扶贫,家境已经改善的呢,还要求他继续支援。他感到不胜烦恼,并且感叹:刁民难缠!国人丑陋!

  我听了,默然无语。

  在我们走访慈善救助项目目标村庄的时候,不会通知任何人接待,也不会让任何人陪同。我们直接按照地图指示的位置,先去周围两三个村庄走访。因为不涉及到自己家的事情,也不涉及关系自己切身利益的村干部,村民就比较愿意放开说话。

  比如走访河南半截楼艾滋病重点村,我们先到附近的潘庄、杨庄两个村庄游荡。当地村庄贫穷,很多没有院墙,走在巷子里,就能看见村民在干啥。如果我们看见慈眉善目的人,感觉容易沟通,就会站在门口说:大妈大爷(或者大哥大嫂),我是过路的,口渴得紧,喝碗水行不?当然,在极少数情况下,也有人找借口不理,但大多数情况下,都会端碗水出来,或者邀请我们进门说话。如果不邀请我们,我会直接腆着脸提出来:大妈,我走路挺累的,给我个小凳子,让我歇个脚呗。

  只要能进人家的门儿,就要做人家的人儿!所以话题自然要从人家家里的情况说起,比如家里的狗啊,猫啊,小孩子啊,儿媳妇孝顺啊,吃面食还是吃大米啊,越琐碎越好,越能拉近彼此的距离。我们一般情况下,介绍自己是到邻近村庄走亲戚的,到处玩玩,如果对方足够友善,愿意深入交谈,就可以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我是慈护杂志的编辑,来走访的。

  通过这种方式,在真正进入半截楼村之前,我们已经在潘庄和杨庄进行了足够的调查,了解了关于半截楼这个艾滋病村大多数详细真实情况。等我们真正进入半截楼之后,我们也会继续这种方式。我会到村民家里找吃找喝,或者坐在小板凳上跟街头村民闲聊,私下打听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这个村里的村支部书记是个啥样的人儿?村委里有几个人?他们都是什么性格脾气?有没有烧香念佛的?通过这种走访,我们会私下里对村委会有个透彻的了解,基本上,依靠谁来开展工作,也就基本上有数了。

  和村民打交道,之所以会有难度,其中有一些情况我们应该要知道而我们未能深解。第一,他们虽然穷,但绝对不傻。他们和所有人一样,懂得察言观色,十分敏感,十分坚韧。你真心对他们,他们能知道,也会真心对你。你拿他当傻子,当弱者,当白痴,他也知道。当他知道之后,就会装傻子,装白痴,向你提各种要求,满足他的愿望。第二,他们的根底是厚道的,那些被救助对象,比我们这些从事慈善行动的人,要厚道得多,我们这些人的内心,未必有他们干净。我们要恭敬他们,亲近他们,理解他们。

  这种恭敬、亲近、理解的最突出的表现,就是要善于真诚地参与他们的生活,而不是贸然地对别人的生活现实视而不见,以佛法的掌握者自居,三句话没完,就要“教别人如何过正确的生活”!试问君何德何能?能教别人过日子,似乎在你来之前,别人几十年的日子都是白过的。这是佛教慈善之所深戒的。

  我们跟艾滋病患者之间,从来不讨论艾滋病的问题。艾滋病的问题,百度都教给我们了。它是不治之症,终身服药控制,或许多活几年,如此而已!还能说什么呢?我们跟癌症患者之间,从来不讨论癌症的问题。癌症我们也充分了解过了,通过电疗化疗,药物控制,能多活几年就是幸运,如此而已!还能说什么呢?

  我们会跟这些患者讨论“他们家的玉米今年长势好不好”,讨论他们家的狗“长得好丑啊”,然后告诉他,我也曾经有一条狗,比这个更丑。我们会夸病人有福气,因为他有个好家属,我会翻出爹妈的照片给他们看,告诉他们我爹妈发生的笑话,比如我爹把饭烧糊,引起火灾等等。当有个一贫如洗的癌症患者跟我讲,他儿子快五十了,因为自己患了癌症,家境极度贫寒,儿子至今也娶不上老婆。我就跟他讲:“你看我,不缺胳膊不缺腿,四十的人了,为啥也单着呢?我们家以前也穷啊,要啥啥没有,所以就耽误了嘛。”八十多岁的老人家一把拉住我的手,点头说:“是啊,这可怜的娃儿!”

  通过这种亲热的、像一家人一样的走访,聊天,我们能够深切地了解他们的需求究竟在哪里,就能够给予最低成本的救助,而不会导致慈善资金的滥用和浪费,也不会助长别人的贪念。当他们拿你当自己人的时候,他们会敞开心扉,向你倾诉真正的苦恼,而不会无休止地提出无理的要求。有时候,这种微笑的聆听,就是十分好的慈善;相反,当你以“撒钱者、救助者、爱心人士”自居,并且要他们列出一个需求名单来的话,你放心,他们会列出一个让你瞠目结舌的漫长的名单。

  我们送交慰问现金和救助物质的时候,会杜绝说“以后有什么困难就打电话给我们”这样的告别语。我们会说:“我们东林寺也不宽裕,这点东西是寺院让我们送来的一点心意,您别嫌少!”

  对于非佛教信众,传播佛教的方式方法要十分慎重,要区别对待,甄别情形。对于已经受洗而且信仰虔诚的基督教徒或者回民,应该十分尊重别人的信仰,并且在交谈中不牵涉宗教话题,如果牵涉,也要随喜赞叹别人的好处。对于有基础的皈依佛弟子,应该坚决给予信仰支持,彼此分享念佛感应,以阿弥陀佛的慈悲愿力鼓舞彼此的信仰。对于没有信仰基础的,应该引导其认识因果,当下行善,多做好事,孝顺父母,抚育子女,种好因必结好果。

  类似于这样的话,比如“要好好念佛,念佛了,你的癌症(艾滋病)就会好了!”要十分慎重。作为一个凡夫俗子,怎能莽撞地替佛打包票?如果他癌症(艾滋病)最终不治,死了,家属心生口说谤佛之意,岂不是害人害己?出家师父可以说这话,因为出家师父,尤其是当世高僧大德,他们的加持力十分强大,有我们所不知道的修行,出家师父给病人带来的利益,难以揣度。但作为在家居士,德行浅薄,懵懂无知,进行佛教慈善的过程中,尤其是涉及到信仰问题,言行应当十分谨慎。

  最后我们来深思,为什么被救助对象会对救助者无休止地提出要求?甚至是一些无理的要求?也就是我们要正式地回答,本文刚开始的时候,那个从事公益的朋友提出来的疑问。

  答案十分简单,那就是你没有得到别人的尊重!

  你为别人送去了金钱、大米、面粉、食用油、衣服,不错,别人按说应该既尊重你,也爱你——但是,你并没有送去温暖和友善。相反,你送去了一颗傲慢的心。你不是他们的贴心人,你只是一个满足自己虚荣心的自大鬼而已。当你这样做的时候,别人都看在眼里,盘算在心里。那些被救助者,他们并没有尊重你,相反,他们内心在嘲笑你。

  河南省西华县艾岗镇半截楼村的村民,看到慈护志工坚持逐户走访,感觉和其他慈善机构不一样,就告诉了我们一个事情:曾经有个香港来的爱心人士,十分有钱。一下汽车,就沿街发放现金,见人就发,每人五百。于是村民们一哄而上,接过钱来,然后绕个胡同,又去跟这个爱心人士碰面。等这个爱心人士走后,村民们很久都将这个事情作为茶余饭后的笑谈。

  因此我们慈护杂志不会遇到那种所谓无理的要求,我们的国民并不丑陋,我们的救助对象也不刁钻。真正丑陋和刁钻的,是傲慢、虚荣和高高在上的妄想。我们恭敬地将救助对象作为亲人看待,不搞隆重仪式,不将他们安置于弱者地位,小心而亲热地爱惜他们的自尊心,我们为什么会遭遇到无理的要求呢?

  我们愿意再次重申慈护杂志的理想,那就是:自我今生,穷未来际。尽我所愿、所知、所有、所能,敬护道友,如奉如来;供养众生,如事菩萨。善思勤修,身体力行,慈悲普度,甘为马牛。效法普贤,成十愿王。

关键字: 东林寺 佛教 公益 慈善
责任编辑: 胡月冉
<<>>
22

农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

大公资讯 香港在线 中国 国际 军事 社会 言论 教育 图片 访谈 财经 产经 宏观 食品 金融 科技 娱乐 体育 明星 健康 女人 汽车 艺术 佛教 副刊 历史 电视 专题
篮球升盘是什么